Astorian

[曦澄向] 天子笑

澄妹X蓝大

小学生文笔见谅,然后也是个取名废,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啊喂

而且不仅文笔小学生,我还很短小!

宿醉的下场就是这样

江澄睁开眼的一刹那,脑中闪现的就是这句话,如果要用四个字来形容,头痛欲裂是再好不过了。

抬眼一看屋顶,却又不似身在云梦桃花坞,细细一想,才隐隐约约忆起来这里应该是蓝家的云深不知处。

昨日,他们捉拿了最后一波温氏余孽,而他作为客人宿在了云深不知处。

还是如当年来这里求学时一般的装潢,一瞬间仿佛又回到了不识愁滋味的年少时光。

可是他知道很多事都不一样了。

云梦江氏灭门,爹娘被温狗杀害,就连这仙境一般的云深不知处也曾被温狗一把大火烧了,现在的景象不过是重建后,即使在旁人眼里看来和以往无甚差别,可是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了。

想到这里,江澄眼底一暗,昨日喝的那坛天子笑像是要发挥余下最大的功力,头又开始疼了起来。他一向不是千杯不倒之人,对酒也是敬而远之的时候为多。他现在这样要是被魏无羡怕是要被笑得半死。

正准备起身下床,却感觉到身体有些许异样,刚想直起身,却发现腰酸痛不已,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,脸色陡然发白,有些不可置信的移动了一下双腿,似有一些尚未干涸的液体沿着他的大腿根部缓缓流下,江澄脸瞬间黑如锅底。

他缓缓侧过身,终于发现了躺在他身旁的不明生物。

就算不带抹额,他也可以分明辨出这是大名鼎鼎的泽芜君蓝曦臣啊。

江澄一手按住另一只手的上的紫电,身体微微发抖,仿佛下一秒就会抽出紫电打在身旁人身上。

他敢这样对我,是以为我江氏无人了吗?江澄心里这样想,眼眶有些发红,面容也有些扭曲。

正巧,蓝曦臣翻了个身侧对着他,像是要觉醒了。

江澄带着三分怕被认出的慌乱和七分恼怒,从床上一下子跃下,也不管什么双腿打颤,身体有多么不适了。抓起散落在地上的紫色衣衫就一瘸一拐的往外走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评论(14)

热度(19)